您好,欢迎访问本站博客!登录后台查看权限
  •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,那么赶紧使用Ctrl+D 收藏吧
  •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!

篆书原来也可以那么皮

篆书作品 2023-08-19 989 次浏览 0个评论

一提到篆书,很多练字er印象中大多是这样的:

这些我们惯常认为的篆书起笔收笔都藏锋敛毫,行笔中锋;其书写特点大多是笔画粗细均匀,讲究对称,字型方整,结体疏松古拙。这些篆书主要是拓片形式,书写者与镌刻者经常不是一个人,墨迹极少,我们也只能通过刀刻来观察笔法以求借鉴。

但是到了清代,其书写的篆书跟之前的篆书相比变得“皮”起来了,更有趣了!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清篆用毛笔之柔而化刀刻之刚,化掉了板滞之气,增强了书写性和观赏性。这也是与之前的篆书最大的不同之处。

所以,今天字字就带大家了解一下这有点“皮”的清篆!别分神!快一起来学习学习吧~

下面我们来看看几位具有代表性清篆书家与作品:

01

邓石如

在清代,邓石如首先崛起,他从三代鼎彝、石鼓刻石、汉碑额、瓦当等古文字中吸取营养,打破了篆书千年来死气沉沉的局面:笔势流畅,神采飞动,使其篆书别开生面,而成为开宗立派的大家。

邓石如,《六朝镜铭》

他的篆书结体略长,却富有创造性地将隶书笔法糅合其中,大胆地用长锋软毫,提按起伏,大大丰富了篆书的用笔,特别是晚年的篆书,线条圆涩厚重,雄浑苍茫,臻于化境,开创了清人篆书的典型,对篆书的发展作出不朽贡献。

从邓石如的篆书作品中,可以体会到他对篆书“中锋”的理解是不拘泥于形质的。通过笔锋不断的变化,入笔或回护或杀锋,行笔或铺毫或转笔等求得线条的丰富性,以具有个性的线条得到审美意义的深刻性。这是以书法的“书写性”取代了“二李”笔法的工艺性。用毛笔工具的自然去“写”,而不是用烧笔锋的办法去“描”。

邓石如信奉的是“唯笔软则奇怪生焉”,是顺应和发挥毛笔工具的特性,重视书写的技术性。邓石如使用的是长锋羊毫,这是宋、元以前所不用的书写工具。

这也使得他发挥新的书写工具的特点针对线条美进行了成功的探索,创造并形成了一套丰厚苍茫、具有力度且不同于前人的笔法,为后来碑派书家的用笔方法探索了一条道路。

邓石如,《白氏草堂记》

02

赵之谦

赵之谦的篆书初受邓石如影响,虽师法邓石如而不死守邓法。赵之谦36岁时,篆书代表作《汉饶歌三章》问世。与之前相比,字形由长方变为正方,用笔起收含蓄,速度较慢,风格由流美婉转变为雄厚古拙。

赵之谦,《篆书饶歌册(节选)》

随着眼界的开阔,到42岁时,赵之谦以“别有狂言谢时望,但开风气不为师”一联在流美婉转与雄厚古拙间找到了出路,在篆书中参以北碑笔法,熔雄厚与流畅于一炉,写出了自具风格的篆书作品。

同年,其又作“高人自与山有素,老可能为竹写真”一联,此作篆书字修长,婉约多姿,多圆笔,转折之处多取圆转之势,无生硬方折之态,与“别有狂言谢时望,但开风气不为师”篆联略不相同。由此可见其书法尚处于一种不完全定型的变化时期,同时,其作品本身也正趋于成熟期。

晚年,赵之谦篆书在用笔结体上都有较大变化。52 岁时作的“荒山野水破茅屋,商盘夏鼎周尊彝”一联可以说是篆书中的行草,颇有草意的篆书线条在苍劲老辣之中大有“婉而通”的韵味。此时其用笔已“人书俱老”,且在邓石如、吴让之、胡澍之外,别出新意。

邓石如以隶入篆,赵之谦则以碑入篆。他用写北碑的直入平出和折锋等用笔方法来写篆书,同时增加了结体上的曲折弯弧处理,运笔起收处往往有果敢狠辣的方笔,别开生面,形成了稳重之中富有生动奔放的独特风格。

03

吴昌硕

吴昌硕书法不仅根底在于秦汉,而且亦追求古朴美——金石篆籀之气。其得益于石鼓文的笔力骨线,又胎息于汉碑的魄力气度,因此,两者也成为吴昌硕书法的两大支柱。

吴昌硕,《临石鼓文四条屏》

在美感追求上,吴昌硕自谦:“纵入今人眼”,仍“输却万万古”——还远不够高古。显然,吴昌硕书法,行草中求篆隶意,篆隶中兼草书气,在他的书法中“篆”与“草”正是一个对倒。吴的书画印皆以气势磅礴、真气弥漫为胜,他自谓:“苦铁画气不画形”,同样的,他的书法也是如长江大河,一泻千里,势如破竹,劲如强驽。

04

吴让之

吴让之的篆书框架方整、线条圆劲流美、舒展自如, 为时人所推崇。融合了邓石如隶书中的温婉圆润,又创新了自己的书写面貌,且达到了方中带圆、圆中有方完美的刚柔结合。

吴让之,《陆机演连珠(节选)》

起笔处的逆锋切入平铺行笔至末尾,中间稍顿提笔进而按入末尾收笔。更多的是在字的起笔一二画中,有意加重笔力,从而使线条更加沉稳厚重,给人一种力量感。结构上疏朗秀美,曲直自如。取上紧下松的结构体势,线条弧度大、弹性很足从而显得婀娜挺拔特别秀美。

吴让之,《杜甫望岳四屏》

所以,篆书的学习并不一定是要软笔基础的哦,我们也可以随时随地开启篆书学习的大门,感受篆书在发展变化中的有趣之处!